那天大雨

Apr 14, 2016 21:36 · 634 words · 2 minute read 随笔

今日,老友嘉丰跟我提起,还是旧友感情纯真,非如现在勾心斗角。我深有同感。遂作此文,怀念早已逝去的那天大雨。

那是三年前的夏天某日,从期末考试的考场中,就要踏上回家的路途。

走在学校的操场上,天空是阴的,却透出明朗的气息。星星点点雨滴飘落,花坛里泛起涟漪——正如经历着暑假马上要开始的欢愉的内心——那可爱的小水滴多轻巧呀。我还记得,这时的小雨唤醒了好多大大的棕黄色的蜗牛,树旁还有一只被雨水打湿翅膀的小麻雀,它飞不起来了,但是惮于禽流感,我们只好敬而远之。

带着这样的心境,嘉丰伴我,二人并肩走过了整个校园,一起扶起各自的自行车,家(动词)家(名词)!

我俩非常happy地走在雨中,谈天谈地,谈考试,谈这一年愉快的相处,高兴的片段,放肆的大笑压倒了身旁吵闹的汽车噪声。

天公开玩笑。霎时间,零星的弱小的雨滴摇身一变,连成线的滂沱大雨倾盆而下。嘉丰和我却丝毫不抱怨,急速的雨滴砸进眼睛,飞进嘴巴,甚至撞得脸疼。我们对视,不是一笑,而是会心的大笑——这雨好爽!

路上嗨够了,和嘉丰就要各找各妈了,哈。身前的雨衣,水盆似的,积了满满的水,分叉路口,两人并行的最后时刻,我俩猛地掀动雨衣,顺带大喝一声“呕吼!”,眼前的水,爆炸般飞腾起来,朦胧了视线,不过,怕是,不只是雨水让视线变得迷离。

继续前行,一年以来的各种镜头,在脑海闪现,不停闪现。小小的心灵竟充斥着莫名的感动与酸楚,像青春般模糊的悲伤。

雨还在下,却不似刚才尽情了。后来雨何时停止,我忘记了,但是我永远记得那大雨,那岁月,那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