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与诚

Jul 26, 2018 20:24 · 1031 words · 3 minute read 观点

巧诈不若拙诚。 ————韩非子

诚,一直以来作为民族精神,作为至高道德准则,备受推崇。然而,“你说鬼怪可怕,我带你看看人心”,自私与麻木,懦弱与狡猾,永远不会缺席。诈的存在,让诚愈显珍贵,也让被向往的纯粹的诚蒙上阴影,甚至让诚成为现实生活中不可承受之重。我们难以真正超脱凡世,难以摆脱人性背面的兽性,但对美好的追求却迫使我们在堕落的悬崖前勒马。善恶纠缠,美丑交集,行走于世的真实的人,也让诈与诚有了巧与拙的修饰词。

毫无疑问,诚优于诈,巧优于拙。但是,若以巧和拙修饰诈与诚,诚依然优于诈,巧却可能不若拙。

拙诚不若巧诚。真诚永远最美,永远是赐予人性耀眼光辉的星,撕裂充斥丑恶的浓厚黑暗。不过,拙劣的“真诚”,似锋利而冰冷的矛戟,伤人不说,甚至会招致祸患。于外人,你若口无遮拦不留情面地用实实在在的话语把对方扒个精光,他定会“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你,记住你的愚蠢与自私,却不会感谢你的“诚意”。你会被自然而然地判定丝毫不顾及他人感受,被认为,情商低,不懂得尊重。事实上,拙劣的“真诚”,往往由于缺少尊重的推动而令你在此光怪陆离的真实世界寸步难行。于己,你若毫无防备地暴露自己阴暗的一面——你确是有引火烧身的勇气——但是别人会忘记或者根本认识不到你渴望克服缺陷或者是向善向美的追求,他们只会记住你的恶意和不足。你会在自以为正义的自我麻痹之下沦亡,你会输。拙诚或许满足了你自私的自负的对所谓美德的肉身附和,但却并不适合在充斥虚伪的真实世界留存。你有了自我作古的勇气,也往往会被赐予自我作古的结局。而巧诚,是自我成就与成全他人的统一,是双赢,不再赘述。

巧诈不若拙诈。是的,你没看错。巧诈不若拙诈。我们都是凡人,都会犯错,都有,邪恶的一面。或许良心让我们自律,但我们总会有譬如“为了生存”的借口而选择欺诈。人类固有的鬼魅既已无法摆脱,我宁肯表现为青面獠牙的恶鬼,也不愿做人模狗样的妖怪。巧妙的欺诈,会给予你“获得”的满足感,得意的成就感,你窃喜,却在不知不觉中欺骗了自己,你会忘了,即便你给自己画了张盛世美颜的皮,你依旧是妖魔,甚至永远失去再而为人的尊严。拙劣的欺诈,很简单,会被戳穿,也幸亏会被戳穿。你被别人发现了你的虚假,甚至意识到别人已经透视了你的骨骼。你不得不审视自我,哪怕是千万分之一的可能,你也会发现自己的恶。或许,你局促,你委屈,你惊惶——但总胜过,你自欺。犯错的意义在于修正你前行的方向,不错的。

巧诈不若拙诚。宁肯拙,也要诚。但又为了什么呢?我想,是为了心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