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舆论走向让我担忧

2020/02/04

最近的舆论走向让我担忧。

前一段时间:

“这盛世,如您所愿”。不再举例了。

这几天:

“苏联笑话都不用进口了”;知乎上有个类似于“中国有多棒?”的问题,答案下面一个4.6K的高赞答案删掉了所有内容,留下了一句“鉴于最近武汉的事情,我以前还是太幼稚,原答案删了。”(原话可能有出入,就这个意思)

2019年,尤其是香港一役,虽然我们的舆论宣传有一定程度上矫枉过正的倾向,但从整体上看,还是成功进行了一次漂亮的爱国主义教育,极大增强了民众的制度自信与文化自信,我一度相信依靠这届互联网原住民的力量,我们甚至可以推倒墙。

可是最近,不管你承认与否,不管删了多少贴,封了多少号,骂湖北武汉政府已经成为了主流舆论(抱歉,我认为大多数民众的声音才叫主流舆论)的政治正确。这已经很恐怖了!万幸的是,大多数人们依然把希望放在党中央和中央政府的身上,人们相信中国共产党最终能为其主持公道,或者叫做民众视角的公平正义。

这些年来,中国的经济制度改革和政治制度改革都在进行。但是经济制度改革走在了政治制度改革的前面。(这句话是我听来的)还是聚焦政治制度改革吧。前几年修宪的时候,我在知乎提了一个问题,“如何评价此次修宪?”大概5分钟之内我就被封号了。我说这件事,并不是为了表明什么所谓“言论自由”相关内容。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政治体制可能正在朝着更高程度的中央集权走去。这里我不想讨论集权与分权的利弊。我注意到与此同时亮相频次渐高的另一个词汇,叫做“简政放权”。“简政放权”,我认为,大概有两个层次或者说手段:一是中央与地方的分权(我认为“放权”就是分权,而且是让我有点看不懂的与集权同时进行的分权),很多地方的基层政府部门成立了诸如办事大厅之类,将很多上级行政机关的权力下放给基层;二是国家机器与社会公众的分权,这主要体现的是“简政”,行政机关将一部分权力投向社会,变成一定程度上的公共权力。

然后今天的一个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上午有一则新闻,民营企业九州通(有声音说这家企业是武汉仁爱医院的股东,这个我考证不了,或许谁有天眼查VIP可以去查一下)接替武汉红十字会进行抗灾物资的相关管理调度工作。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民众的主流声音是:大快人心。(大快人心,意思是指坏人受到惩罚使人感到非常痛快。出自《节侠记·诛佞》。)我觉得这种大快人心不只是说红十字会终于被处理了的快意,更是民众感觉得到了权力。民营企业,民营。

所以,结论就是,集权与分权的这个话题没个一百万字是说不明白的。

然后我想了想自己的身份,中共预备党员。又想了想信仰:最广大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此刻我能做的是,我要呼吁大家,一定要相信党中央相信中央政府,正义可能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我也不会停止基于真实经历(相对于读万卷书,我更相信行万里路)的思考,不会停止做建设性事业的尝试。

毕竟…今天是“立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