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一年

2019/12/31

《智商二五零》 的我,不知道算笨还是算聪明,以至于上方题目都要致敬一下。

如果把学生时代分成两部分,我觉得可以以高考为界,分为前学生时代和后学生时代。今天是2019年的结束,也是21世纪10年代的结束。所以用一两句话回顾之前也无可厚非。前学生时代,我的轨迹总体上扬,到2017年,不论哪个方面都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一个顶峰,换句话说,达到一种对于学生而言的理想状态。然而,我的前学生时代是烂尾的,2018年高考的失败及其引发的蝴蝶效应,我的 《寻》 梦之路遭遇重大挫折,现实已然成了梦想彻头彻尾的 《反义词》

不过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渴求的是 《齐天》 大圣那种不羁与强大,骄傲与自由, 《我管你》 前方多险阻, 《我管你》 世界多魔性,我没变,我不变,我就是我。我失败过,输过,甚至怕过,怂过,可我却总是一群loser中的那个 《异类》 ,因为我从没放弃过,也没忘记过。我有一个优点:我承诺过的,从来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跨越 《山海》 ,实现它。我一直很强调“我”这个概念。但是我知道,我就像 《烟火里的尘埃》 一般渺小——却拒绝卑微;我也知道,我能给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就像 《蜉蝣》 的生命一样短暂——我仍努力不平凡。我很小就读鲁迅,就是那个把世间的话都说尽的男人。“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我很喜欢。

于是2019年,我努力成为划破黑暗的那抹 《微光》 ,我做了很多尝试与挑战,我竭尽所能抓住一切不值得被放弃的机会,我相信,天将破晓。事实一度如我所愿。我的后学生时代也就是我的大学时光,在一定程度上终于有了明确的目标与清晰的路线。我满心欢喜,尽是憧憬。可或许是 《造物者》 刻意弄人(作为中共预备党员,我知道我不能说出这样唯心主义的话语),“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后半句竟在我身上戏剧性地发生了。2019年最后几天的连锁失败,让我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的努力付诸东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的憧憬化为泡影。我就一个像患 《癌》《孩子》 被困在 《疯人院》 里,一度陷入惊惶与错愕,失望与自我怀疑,属实给了我重重一击…但我很快又挣扎着爬了起来,我又开始了新的尝试与挑战,有所变,有所不变。

2020年, 《新世界》 肇始,再度 《降临》 的,是我。

别停。